軍師聯盟正夯,司馬懿為何總是男二

吳秀波主演的《軍師聯盟》,從司馬懿的角度講述曹魏的興衰,而這位明明應該是三國後期的真正男主角,和兩個兒子奠定西晉的擘畫者,卻一直淪為男二,甚至在軍師聯盟的戲裡,原本一直是主角的司馬懿,一到諸葛亮出現,立刻少了光環,成了陪著諸葛亮下棋、搶羽扇,一直吵著在問依依東望的丑角,到底歷史上的司馬懿是什麼模樣,這就要看各個朝代對於這位梟雄評價的轉變。

魏晉南北朝時期,司馬懿的形象以正面形象為主,《三國志》孕育了司馬懿形象的雛形。在陳壽的《三國志》中,司馬懿富有雄才大略,具有出眾的軍事才能和政治才能。在政治上,司馬懿兩次作為托孤重臣,勤心輔政,多次平定地方叛亂;在軍事上,司馬懿長於謀劃,通曉兵機,思慮縝密且善於決斷。此外,司馬懿還重視對人才的提拔和任用,注重結交德高望重的大臣,搞好同僚關係。裴松之為《三國志》作注,對司馬懿的軍事才能更是進一步加強,關於司馬懿「擒孟達」和「平遼東」兩大事蹟,在《三國志》中只用了隻言片語就概括過去,裴松之將整個戰役的前前後後、起因經過都做了詳細的補充,強調了司馬懿軍事指揮方面的特點。在這個時期,司馬懿幾乎沒有什麼負面的形象,畢竟當時還是司馬家的天下,誰敢寫太過的評論…

到了唐朝,房玄齡等人編著的《晉書》,對司馬懿的評價,較之前的《三國志》在謀略上似乎更加出眾,可以稱得上是「料事如神,算無遺策」。其中在蜀國其中一次北伐的描寫上可以看得出。

…「諸葛亮北伐,兵臨天水,司馬懿奉詔征討諸葛亮。當眾將得知“利在速戰”的諸葛亮得了上邽的糧草時,十分恐慌,唯獨司馬懿早料定諸葛亮“慮多謀少,必安營自固”, 於是晝夜追趕,諸葛亮望風而逃。之後進漢陽,與諸葛亮相遇,司馬懿列陣以待之。先派牛金誘敵深入,剛一交戰諸葛亮就逃跑了,到了鹵城,諸葛亮安營紮寨,據山斷水進行防禦,司馬懿又攻破諸葛亮的軍事防禦,諸葛亮再次逃跑。司馬懿繼續追趕,「俘斬萬計」,大獲全勝。」…怎麼看都是司馬懿智壓孔明,甚至之後張郃怎麼死的完全沒提…

司馬懿的正面形象在《晉書》中被無限擴大,在史書中如此文武全材的全人,怎麼會跟現在有這麼大的差異,從《晉書》的編著者房玄齡的大老闆唐太宗李世民補的一槍,大概可以看出原因。「夫征討之策,豈東智而西愚?輔佐之心,何前忠而後亂」意思是司馬懿用兵,在東邊打得如此利落,在西邊怎麼打得像豬頭一樣?輔佐曹氏數代君王,為什麼前期忠心耿耿而後來目無君上呢?李世民除了質疑司馬懿在軍事才能方面有些名不副實,同時更質疑司馬懿的忠心,這也是造成司馬懿評價從雲端跌落地面的最主要原因,「不忠」。

宋元時期是司馬懿現代形象的初步形成時期,《資治通鑒》中,司馬光以一個旁觀者的態度,較為客觀地對司馬懿的事跡進行描述,其優點和缺點都包括其中。司馬懿形象進一步變化發展,善於隱忍且用兵如神,這兩個方面都集中展現了司馬懿智謀過人的核心內涵。但是同樣的,此時期司馬懿的負面形象有更大的變化,司馬懿的地位被削弱,元朝的《三國志平話》中司馬懿更是開始作為諸葛亮的陪襯而存在,軍事策略上的失誤對其智者形象有一定程度地削弱。

到了羅貫中的《三國演義》,則給予司馬懿現代的形象,對於智謀給予了充分的肯定,但是也添加了生性多疑的毛病,更重要的一點,《三國演義》擁劉反曹,蜀國的將領跟著雞犬升天,魏國的當然成了配角,同時也讓司馬懿的負面形象從最初的萌芽,到三國演義中徹底的定形。所以,軍師聯盟對於司馬懿的形象呈現及劇情的演變,當然有劇組和編劇的思考角度,唯獨對於怕老婆的這點,就真的有很大的問題了。《晉書‧宣穆張皇后傳》記載:司馬懿寵幸柏夫人,罵張春華「老物可憎,何煩出也!」之後去倒歉卻暗地裡說張春華這個老東西死了不可惜,主要是擔心我那幾個兒子受苦!晉書都這樣寫,你覺得司馬懿真的會疼惜張春華嗎?!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