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姓氏真奇妙,人口負成長恐消失

日本人常將一些稀奇古怪的詞彙當成姓氏,到底日本人到底是怎麼取姓?有一個流傳甚廣的說法是:在古代日本,除了「源」「平」「藤原」「橘」等貴族和武士階層,以及少數身分地位高的人之外,其他平民不能擁有自己的姓氏。直至1875 年,明治天皇為了方便徵兵和徵稅,頒佈了《平民苗字必稱義務令》,強制要求國民都有姓氏。但是法令頒佈得太過突然,許多人一時不知該從何下手,便出現了許多「就地取材」的現象,從而造就了日本五花八門的姓氏。不過也有說法認為,如果是由平民百姓急中生智,臨時起意取姓的話,不會出現上百萬人同時想到同一個姓氏,像是「佐藤」「田中」等。其原因是自江戶時期,平民百姓已經開始有了姓氏,只是在各種公共文書上面不允許書寫,僅在神社等沒有政府要求的地方,才可以堂堂正正地使用姓名。但是無論哪種說法都肯定了在國民普及姓氏這件事上,《平民苗字必稱義務令》功不可沒。而這個法令的頒佈確實展現日本民眾的創造力,創造了20多萬個姓氏。縱觀日本姓氏,主要有如下幾大特徵:

一、地域特徵:
日本人的姓氏分佈帶有明顯的地域特點。例如大家熟悉的金城武,「金城」這個姓氏在日本並不常見,主要分佈在沖繩縣和京都南部的山城。與之類似的還有「蝦夷森」,「蝦夷」源自阿伊努語,阿伊努人本是以狩獵、捕漁為生的北海道地區原住民,因此「蝦夷森」這個姓氏的使用大多生活在北海道和日本東北地區。

二、自然崇拜:
日本的本土宗教稱為神道教。神道並沒有固定的崇拜物件,甚至還有八百萬神的說法。這八百萬神可以是一草一木,可以是飛禽走獸,也可以是令人生畏的雷神、風神、火神。日本人對於自然有著獨特的情感。在地震、海嘯頻發的環境中,他們學會了更加尊敬自然、崇拜自然。正因如此,很多人乾脆就用大自然中的植物來做姓氏。例如「蘆川」「竹原」「蓮池」「菱沼」「青柳」「早稻田」「梅津」「梅原」「柏崎」「菊川」「菊田」「芹澤」「柚木」等等,光看這些詞,似乎就能聞到郊野的清新氣息。相較于小清新的植物姓氏,動物的姓氏就顯得難登大雅之堂了。例如「犬養」「犬尾」「豬頭」「豬鼻」「龜子」「蜘手」「猿飼」等。在日本,狗是忠誠的象徵,因此以「犬」命名的姓氏,應該是想要取忠誠之義。而豬在日語當中是野豬的意思,有一個日語成語叫「豬突猛進」,就是指以猛烈的氣勢專注於做一件事情。所以這個姓氏大抵是希望家族後代都有魄力、有專注力。而烏龜是長壽的象徵,以它作姓的寓意顯而易見了吧。

三、身份特徵:
日本唯一沒有姓氏的就是皇室。天皇一族是神,所以不用跟凡人一樣。天皇雖然沒有姓,卻喜歡賜姓。據說嵯峨天皇子女眾多,有50個皇子皇女,這50個人又會不斷衍生出小家庭,自然會產生龐大的皇室維持費,也就意味著皇室財政會越加困難。在這種情況下,嵯峨天皇想到了裁員,具體來講就是把他們降為臣籍。嵯峨天皇共裁了32個子女,給他們賜的姓氏是「源」,意思是和天皇的祖先同根同源。除了系出名門的姓氏,還有一些日本人直接以「肴屋」(賣魚人)、「大工」(木匠)等職業作為姓氏。

四、宗教特徵:
前面提到的《平民苗字必稱義務令》推廣力度很大,連遁入空門的和尚也需要給自己取姓。於是,便出現了「釋迦」「觀音」「菩提」「菩薩」「念佛」「法華」「般若」「降魔」等宗教氣息濃厚的姓氏。日本的和尚可以娶妻生子,因而這些姓氏得以保留和延續,但這個人群畢竟很小眾,所以有宗教特色的姓氏也算是珍稀物種了。

五、歸化人的姓氏:
所謂歸化人,是指取得日本國籍的他國公民。早期想要加入日本國籍的話,就必須得改一個很像日本人的名字,但近些年,從尊重人權的立場出發,可以讓當事人自由選擇喜歡的姓氏,要求是必須為日本常用漢字表內的字或者平假名、片假名。

此外,日本人還有以食品作為姓氏的,如「菓子」(糕點)、「飴」(糖)、「醬油」、「味噌」、「海老」(蝦)等;還有以數字作為姓氏的,如「一尺八寸」「十」「二股」等。姓氏取材的多樣性是成就日本20餘萬姓氏的原因之一。日本人的姓氏以一個字或兩個字居多,也有三個字、五個字的,這些組合就大大擴充了姓氏的選擇範圍。同時,日語的特點之一就是一些詞有多種發音,或者一個發音對應多個詞,比如「すずき」的發音就可以對應「鈴木」「鈴置」「須々木」等17個姓。不僅如此,日本人常不按常理出牌——拋開姓的本音,根據姓表示的意義來發音:如姓「八月一日」,就叫「穂積」,意為到了收割的季節。這是根據姓的時令意義來發音;姓「一」乾脆就叫「二之前」,這不用解釋了吧…;姓「小鳥遊」,發音則是「元鷹」,意思是只有在沒有天敵的地方,小鳥才可以自由地翱翔。此外,如果姓氏含有被輕視、嘲弄的意思,可以通過家庭法院審查是否滿足相關要求再進行更改。相較於擁有上百萬姓氏的美國,日本人口基數較小,而且不是移民國家,加上人口生育率持續走低,很多姓氏都處於瀕臨消亡的狀態,那些千奇百怪、異想天開的姓氏,或許若干年後都將成為傳說。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