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友柏回寧波,尋失落的民國風骨

蔣家第四代蔣友柏重回寧波故里,用一場家宴尋回失落百年的民國風骨

1975年,蔣介石去世,次年,蔣家第四代蔣友柏出生。有些遺傳的東西,是入骨入心的,兩人雖從未見過面,但牽扯著他們的,始終是何日再回故鄉一看。19歲那年,蔣友柏第一次回奉化溪口,此時,距離蔣介石一家離開大陸,已整整47年。在隨後的12年裡,他未再踏入大陸一步。

若干年後,蔣友柏在某次採訪中說:「我一定還會再回溪口的,我一直在思考,能為溪口做一些什麼有價值的事。」但在沒有準備好之前,他一直沒敢輕易踏上這塊土地。因而今夜顯得如此特別,多少個春秋過盡,蔣友柏在武嶺中學大禮堂,和十幾位不惑之人,共同享用「最美的一餐」。吃飯,是中國人最傳統最具感情色彩的形式。最終,生性低調的蔣友柏選擇以這樣的方式和祖輩們在這座充滿歷史的建築物中相遇。設計一個特殊的用餐場景,聚合奉化的歷史與人文,風物與特產,舊跡與新貌,變遷與發展,親情與友情,以最美的形態來展現。

空曠莊重的禮堂中間放置了一張長桌,這是今天「最美的一餐」的長席。最顯眼的莫過於木質長桌中間那條蜿蜒的「河流」。在長桌「河流」的盡頭是數十根交錯的竹子,竹子上有青瓦片拼成了鳥的形狀,就像竹林中的鳥兒正帶著希望向上飛翔。

原本一進門就能看到的講台和牆上掛著的孫中山像,因為隔著竹林,視覺上拉遠了距離,變得隱隱約約,像是一道透過歷史塵埃的遙遠的注視。在「河流」的兩側,是用絲做的圍屏,絲上印著蔣友柏畫的魚,因為兒時教育,蔣友柏根深蒂固地認為,溪口的魚一定是逆流而上,因此在圍屏上以「逆流而上」的魚為主要的創作意象。圍屏被製作成兩個半圓的形狀,如果從二樓往下看,你會驚訝地發現兩側的圍屏,和中間的長桌一起,剛好組成了一個“中餐”的“中”字。

奉化的美景和美食,人文、自然和情感,全都聚合在這個特殊的場景裡。今天當我們身處這樣一個場景,懷著對美好生活的嚮往,懷著鄭重樸素的情懷,更懷著對一段歷史的敬意。時代的鐘停擺在存在與失落之間。那樣的一段歷史是離我們有多遠,又離我們有多近呢?當作為蔣家第四代的蔣友柏,回到奉化,回到溪口,親手捧回一汪溪水,一隻芋艿,我想那必是他心中「最美的一餐」。

本篇文章摘錄於:微信24季私享家

scroll to top